本会动态

文章详情页
只为在人群中看孙子孙女一眼
发布时间:2019-06-18 16:57:46来源:点击:11

  

  75岁的方爷爷和71岁的张奶奶和外孙。

  协和中学校门外,等候考试结束的家属们翘首以盼。

  华师附中,父母迎接考完试的女儿。

  陈同学拄拐参加考试。

  □本版统筹 信息时报记者 庞泽欣 本版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欧嘉福 孙小鹏 晏文龙 庞泽欣 罗阳辉 佘铄嘉 赵瑞莹 李元源 本版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郭柯堂 叶伟报 陈文杰 梁钜聪 徐敏

  这两天,广州5.8万考生走进高考考场,各个考点外则是送考的家人,在人群中,八旬外公、七旬爷爷也不少见,他们满头银发依然选择到场,只为看一眼,以便安心,这样的场景格外让人动容。

  老人的爱

  八旬老人:不希望外孙女发现

  昨天早上7点,记者到达协和中学考场门外时,林爷爷已经在场外等候了。他是一名退伍军人,今年已经80多岁,他的外孙女在协和中学考点参加高考。

  林爷爷今天特地提前一小时起床,六点钟就出门。“我住的是老小区,没装电梯,我从七楼下来,走了半个小时过来。昨天我来了,但是来的时候,她都已经进考场了。”原来昨天林爷爷打算来为外孙女送考,但是到现场的时候已经是8点40分,他的外孙女早已进入考场。“昨天没亲眼见到外孙女进考场,心里有点放不下,我知道是来的太晚了。”外孙女此前把准考证拍了照片发给林爷爷,他才得知外孙女在协和中学考场。

  早上8点后,考场外的学生多了起来,但是林爷爷始终没发现自己外孙女的踪影。8点15分左右,学生开始排队入场。林爷爷拿起手机录视频。录到一半的时候,林爷爷突然高兴地叫了起来:“看到了,来了!”学生进场后,林爷爷将手机的视频反复播放给记者看,指出哪位是他的外孙女。“看到背影我就认得出她,就是那个穿黑衣服黑裤子,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她就是我的外孙女!”尽管视频只录到了外孙女进入考场的背影,但是林爷爷非常高兴。

  等候一个多小时,林爷爷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外孙女。此时考场外的温度已经31摄氏度,比较炎热。送考家长在8点前大部分已经离场。

  “放心了,放心了,见到她进去就放心了。”林爷爷表示,不希望外孙女发现自己在现场,害怕影响到情绪。“我想她不知道,当我没来过。昨天没看到,今天终于见到了她,心都安定了。考得不好也不怪她,尽力就行了。”

  林爷爷表示,外孙女考完试后,会去做她自己喜欢的事。“她喜欢的东西太多了,可能会去和同学旅游,去画画,希望她考完后开开心心就行了!”

  75岁爷爷:为孙子参加高考自豪

  8日上午,75岁的陈爷爷一个人在华师附中考点外站了许久。

  对于陈爷爷来说,送考是他现在唯一能为孙子做的。“我不太清楚(他考什么),我做爷爷的,做到我这一份责任就行了。”在陈爷爷的心中,孙子是他的骄傲:“他已经长得和我一样高了,什么都不用我管了。”对于陈爷爷来说,把孙子送进考场心就“安”了。

  陈爷爷告诉记者,他只是小学(文化)程度,他把高考看得很重:“孙子能参加高考,很了不起,我感到很高兴。”据了解,陈爷爷的儿子是大学学历,陈爷爷的愿望是孙子也能考上大学。“我儿子是大学毕业,孙子接下来一代一代传下去就很了不起。”

  爷爷奶奶:来考点只为看一眼孙女

  早上8点,75岁的方爷爷和71岁的张奶奶陪同外孙来到培正中学考场。“一大早我们从梅花园那边坐车来的,外孙就在学校附近住,这两天我和老伴和外孙约好陪他一起到考场。孩子从小是我们带大的,跟我们很有感情。他也希望能够我们来到现场为他加油助威。”方爷爷介绍道。

  提起自己的外孙,他们满脸的自豪:“这个孩子很优秀,是学校学生会的一员,表演能力也很强。昨天考完之后看他状态不错,应该考得还可以,希望他能够如愿考上理想的大学。”方爷爷表示,等考试结束 ,他和老伴将回来这边见下外孙,再给他鼓劲加油,让他更有信心考完下午的最后一门考试。

  同样地,中午11点50分的四中考场外,陪考的家长们陆陆续续等到了考完综合科目的孩子们,唯有一对满头白发的老夫妻还站在校门口紧紧望向考场。今年已经86岁的张爷爷和老伴儿11点就来到了考场,就为看一眼已经一周没见的孙女。“她是住校的,中午学校里面可以吃饭,所以她可能不出来,我们就是来试一试,看能不能见到她,见不到也无所谓啦。”张爷爷说,这是自己这么多年来第一次“陪考”。只盼望孙女快点考完,好好轻松一下。

  他们的坚持

  为高考推迟手术,考生拄拐参加考试

  高考场上特殊的人除了默默支持的老人,还有即使身体受伤也不放弃的他们。高考首日早上8时,华师附中考点外,一位拄着拐杖、左腿上用黑色的护具保护着膝盖的同学步入考场。据考生母亲介绍,陈同学目前就读于东圃中学,一个月前因为打篮球而意外造成了前叉韧带断裂,因为担心手术后会影响高考备考,陈同学目前还没有进行手术,“准备等到高考之后再做。”

  昨日早上,这次与陈同学同行的还有他的父亲。在简单叮嘱了几句后,陈爸爸目送儿子进入考场,随后他掏出手机像前一天的陈妈妈一样记录下陈同学走入考场的瞬间。

  陈爸爸也是一名篮球爱好者,“我倒不担心(伤病),我甚至也见得多。”在陈爸爸那里,他更担心的是陈同学的大学生活,“他目前的情况要是离开广州(上大学)可能不太方便,我们照顾不到,马上军训肯定是不行的,还是希望他能上广州市内的学校。”

  目前,陈家也已经为陈同学做好了手术安排,他将在下周二接受治疗。陈爸爸介绍,儿子现在的心态比较放松,虽然前一天的数学考试有难度,但陈同学还是说“虽然自己错了一些题,但没有那么难。”陈爸爸对儿子的高考要求是“过高分线”。如果达成了这个目标,“他要什么给什么。”陈爸爸说,已经答应了给孩子买最新款的手机。

  在四中考点同样有行动不便的考生。昨日早上8点, 一对父母推着轮椅走到四中门外,校门内三个穿校服的学生“接力”,推着轮椅走向考场。考生妈妈介绍,李同学考前三周打篮球时受伤,造成韧带撕裂,唯有推着轮椅送来考场,“这三个礼拜,我们都是这样送的,他的同学都很好,帮忙照顾他。”谈到儿子打篮球,妈妈语气里有埋怨也有骄傲,“他就是爱运动,老师都说他平时一秒钟也闲不住,甚至下课都要去打球。”妈妈说,这么重要的考试前受伤,多少受到了一些影响,作为父母能做的就是尽量照顾好他,再辛苦也无所谓。